国轩高科“实控权变更”一事,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。

  5月19日晚,国轩高科公告称,公司近日收到实际控制人李缜及其一致行动人的通知,正在筹划股权转让事宜,拟向战略投资者转让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权并涉及其他表决权安排,可能导致公司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权的变更。公司股票自5月20日起停牌。

  这则公告的最大看点在于,国轩高科此前澄清大众汽车入股传闻至今尚未“满月”, “实控权变更”就突如其来,加之“制造业”和“事前审批”的点滴线索,着实让市场对买家的身份充满想象。

  买家或颇有来头

  虽然国轩高科在公告中没有透露买家的具体信息,但公司称“本次交易对手方属于制造业,该事项仍然涉及有关部门的事前审批”。

  上证报向国轩高科求证买家背景时,对方回复“一切以公告为准”。

  有券商分析人士据此推测,买家应该颇有来头,否则并不需要“事前审批”。

  最近A股市场股权转让事宜需要“事前审批”的,是泰禾集团。据上证报从相关渠道获悉,泰禾集团的接盘方大概率是福建当地国企。

  虽然买家身份尚未明了,但投资者不禁会联想到不久前大众汽车欲控股国轩高科的传闻。

  4月21日,有媒体称,大众汽车拟通过定向增发不超过30%股份及协议转让股权的方式,成为国轩高科第一大股东,并寻求在未来三年内成为其控股股东。面对深交所的关注函,国轩高科迅速澄清,表明大众汽车控股一事子虚乌有,双方的合作关系没有形成任何实质性的有约束力的协议、承诺或其他安排。

  假如,此次买家最终就是传闻已久的大众汽车,那意味着大众入股国轩的跨年度“连续剧”迎来大结局。

  全速拥抱电动化的大众汽车,对动力电池的需求十分巨大。

  2019年4月,大众汽车CEO迪斯曾在上海表示,到2025年,大众汽车电动汽车在中国市场的年销量要达到150万辆,对应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将达到75GWh。

  在中国掌控一家排名靠前的动力电池企业,对大众汽车而言,不失为稳妥之举。

  据高工产业研究院(GGII)数据统计显示,2019年国轩高科动力电池装机量约为3.2GWh,位列全国第三,国内市场份额约为5.2%。其中,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2.9GWh,国内排名第二,仅次于宁德时代

  即使买家不是大众汽车,那入主者也应是一家颇有实力的制造业企业。

  不可否认,国轩高科实控人李缜选择退出的时机不错。

  国轩高科今年以来股价大幅上涨,累计涨幅达到86.8%。与此同时,一致行动人珠海国轩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在今年已完成4次减持,持股比例从2019年年报中的24.84%,减少至18.55%。

  铁锂电池市场空间大

  在券商行业研究员看来,选择与巨头合作并不奇怪,动力电池行业技术更新快,资本投入巨大,行业竞争异常激烈,委身巨头将为公司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  事实上,今年以来,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影响下,凭借技术和工艺的革新,磷酸铁锂电池正逐渐重回主机厂的视野,并一改过往“低配”的固有印象,装上了如比亚迪汉EV、北汽EU5等多款中高端热门车型。其中,搭载着“刀片电池”的比亚迪汉EV新近上市,入手门槛已提升至24万元。

  对照今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公示的多批《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》,磷酸铁锂电池在乘用车领域配套车型的占比保持增长趋势,尤其在第331批公告中,占比已接近三成。在客车、专用车等商用车领域,磷酸铁锂电池的装机占比维持着约80%的高位。

  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,4月,我国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为0.93GWh,环比增长74.1%;累计装机量已达2.27GWh。

  另一方面,通信领域替代铅酸电池,为磷酸铁锂电池打开了另一片市场。

  3月初,中国移动公开招标1.95GWh磷酸铁锂电池组,最高投标限价不含税金额为25.08亿元。中国铁塔今年也是大手笔投入采购磷酸铁锂电池组。值得一提的是,华为是国轩高科磷酸铁锂电池的配套客户之一。

  除此之外,电动船舶市场对磷酸铁锂电池的需求也在升温。

  4月28日,我国自主设计建造的“深海01”轮在广州顺利下水。作为国内首艘油电混合动力的海上公务船,“深海01”轮采用了宁德时代生产的磷酸铁锂电池组。与此同时,国轩高科和亿纬锂能也收到纯电动船的配套订单。

  不难看出,国轩高科在上述领域中均有布局。5月21日,国轩高科将召开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,买家的身份或将揭晓。

 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常福强